易水寒,国家特工组织“魅”的“天”级特工,从小即是孤儿,受前任组长易铭收养,从十一岁起受“地狱”级训练。在这个组织里,没有亲情,友情,爱情,每天面对的都只是无休止的训练和冷漠的教官,一旦进入组织就会受到严密的监视。而她身后的男子,或许就是她在组织里唯一的朋友,他把她当作妹妹看待,或许在这组织里,有一点友谊已是不易。他叫王锦凡,是组织里的准天级特工。

易水寒掏出一把微缩版的狙击枪,通过瞄准镜看到了刚从车上下来的目标人物……“砰”“砰”两声枪声响起,目标人物当即倒地,可易水寒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己胸口的血洞,艰难的向后看了一眼,身后王锦凡手上的USP正微微冒着烟。

“为什么?”她艰难的问道。“想知道为什么?”王锦凡狞笑道:“怪你自己啊易水寒,凭什么你一个来到组织不满四年的人就能爬到天级特工的位子?我在这里奋斗了十年,出生入死了十年,却才区区一个准天级,我感受过的痛苦你真的以为你感受过吗?当年和我一起进来的十二个人除了我以外在一次任务中都死了,你感受过队友倒在你身边你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吗?易水寒,凭什么?”易水寒动了动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和敌国的人商量好了,只要我除掉你这个眼中钉,他们帮我转国籍,给我我想要的荣华富贵,再也不用这样拼死拼活,好妹妹,就用你的命帮……”他还没说完,只听“砰”,又一声枪响响起,王锦凡看了看自己心口的血洞,往后一看,是敌国最有名的特工凯特.罗拉斯特,他正得意的笑着。王锦凡倒了下来,易水寒趁着凯特得意的功夫,突然一枪,凯特立即倒在了地上。

“呆子,你真的以为他们会让你活下去吗……”易水寒苦笑的嘲讽着死未瞑目的王锦凡,随即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袭来,她只觉得眼前一黑……

“易水寒,醒醒。”有个人正在用英文叫她。易水寒在一片朦胧中问道:“谁?”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搭上了她的脸。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只见面前是一位漂亮的,眼睛碧蓝,留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女孩,约莫十一二岁的样子。她警觉的站起来,周围是一片虚无的白色世界:“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那女孩自我介绍道:“我叫乔安娜.罗兰,你,易水寒,愿意接替我,成为另一个乔安娜.罗兰吗?”易水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点头的:“我愿意。”乔安娜笑笑:“以我乔安娜.罗兰之名,让你接替我,接替我的感情,我的家庭,我的荣耀以及我的一切,从此,易水寒即是乔安娜。”就在她说完这话的那一瞬,易水寒即感到一片记忆铺天盖地而来,流入了她的脑海。她有很多疑问,还没问出来,幻影乔安娜就向后退去:“再见,乔安娜。远方,我的朋友还在等我,后会无期。”她就这样隐入了一片白色的雾气中,消失不见。

这时,易水寒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淡雅的床上,窗外的阳光已透过窗子洒在了地上。她坐了起来,发觉自己已变成乔安娜的外貌。这时,推门走进来一个长耳朵,尖鼻子,长相奇怪的生物走进来:“小姐您醒了?快起来吧,女主人要等急了,今天可是您去对角巷买书的日子呀?”“对角巷?”乔安娜有些没反应过来。“对呀,小姐您忘了,九月一日您就要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上学了。”霍格沃茨?这个词好熟啊……《哈利.波特》!乔安娜想起这本小说,十几年前红遍全世界的奇幻小说,该死的,我不会穿越到魔法世界了吧!她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果不其然,这让她有些恼火。“小姐您怎么了?”面前的奇异生物,就是她们家的家养小精灵—莱亚,焦急的问。“哦哦,没事,刚才想起了一些事情,分神了。”乔安娜回过神来,赶紧从床上跳下来,几分钟就洗漱穿衣完毕,冲下了楼去。

楼下,乔安娜的母亲——海伦正在优雅的吃早餐,听见脚步声就头也不回的说:“安娜你来了?快来吃早饭,等会让莱亚陪你去对角巷买学习用具,还有你可以挑一只宠物。”“好的,妈妈。”乔安娜尽力不让别人看出她的不正常。

很快的吃完早饭,莱亚和乔安娜一起用飞路粉来到了对角巷,这里全是男男女女的巫师,猫头鹰、猫、蟾蜍的叫声此起彼伏。“亲爱的,来买长袍是吗?”很快的,乔安娜就买好了绝大多数东西,书本也去丽痕书店买好了,至于宠物,她挑了一只身上斑点很是奇特的猫头鹰,白色的,她想到哈利波特里的人物小天狼星,就给它取名sirius。

剩下的,就是魔杖了。“奥利凡德魔杖店,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开始制作并出售魔杖”锈迹斑斑的牌子上刻着这样一句话,忍不住让乔安娜觉得,这牌子和这家店一样老。她让莱亚留在外面帮她拿东西,自己敲敲门走了进去:“请问奥利凡德先生在吗?”她问道。忽然从一排排摆满魔杖的架子中,出来了一位老人,一看到乔安娜就说:“哦,拉文克劳家的孩子。”拉文克劳?“先生,我不叫乔安娜罗兰吗?”奥利凡德淡淡一笑:“你的真名应该是乔安娜.罗兰.拉文克劳,海伦大概还没有告诉你。”

“那么罗伊娜拉文克劳……”“没错,你就是她的后裔。”奥利凡德平静的说。

乔安娜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奥利凡德就问:“小姐,你平时用哪只手?”她想了想自己前世拿枪的手:“左手。”奥利凡德掏出卷尺,走上前来,测量了她左手臂的长度。接着从身后的架子上细心的找出一根魔杖:“桦木制,十一又四分之一英寸长,杖芯是龙的神经。”乔安娜接过来,舞了一下,刷的,架子上的魔杖纷纷飞下来。“不不,不是这根。”奥利凡德拿回了魔杖。又换了一根给她:“柳木制,十二英寸长,杖芯是独角兽的羽毛。”乔安娜挥了一下,这下子,原本落在地上的魔杖纷纷到处飞舞起来,饶是乔安娜反应快也被撞了好几下。“不不不不,绝对不会是这根。”可一连试了七八根,都不行,奥利凡德嘟囔道:“真是挑剔的顾客呀。拉文克劳的后人,是不是那根一千多年来没有人能对得上的魔杖呢?……孩子你等我一下。”奥利凡德走入那一堆架子中间。

过了一会,手上拿了一个落满灰尘的魔杖盒,里面装着一根看上去非常古老的魔杖:“紫檀木制,十二又四分之三英寸长,杖芯是早已消失的东方神兽紫鸾的翎羽。”乔安娜接过,尝试着舞动了一下,只见一道紫色的光芒从杖尖冒出,围着乔安娜转起来,一股风吹起,吹的乔安娜的长发直飘。“真的太神奇了,好多年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景了。”奥利凡德激动地说。

这时,小店的门被用力推开:“奥利凡德先生,我来选魔杖。”一个头发乱蓬蓬,戴着眼镜,风风火火的男孩子跑了进来。“又是一个波特家的孩子呀,你等下,我先帮乔安娜小姐装好她的魔杖。”乔安娜赶紧把魔杖放下,以免被更多人看见这奇异的场面。“厉害啊,魔杖与巫师这样有灵犀。”那个男孩赞叹道。“谢谢你,波特先生。”乔安娜礼貌的回应道。“对了,十六个金加隆,乔安娜小姐。”奥利凡德说到。乔安娜拿出钱袋,掏了十六个金加隆递给奥利凡德,谁知奥利凡德突然轻轻地对她说:“孩子你知道吗,这根魔杖的双生魔杖,就是罗伊娜拉文克劳当年拿的魔杖,连这两根魔杖的杖芯紫鸾翎羽都是从同一只紫鸾身上拔下来的。”乔安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奥利凡德就微微一笑,转头对姓波特的男孩说:“你来吧!习惯用左手还是右手?”

乔安娜收好自己的新魔杖,正准备推门走出去,那男孩趁着奥利凡德找魔杖的功夫,突然走过来,伸出手:“我叫詹姆.波特,很高兴认识你呢!你呢?”乔安娜微微一笑:“嗯詹姆你好,我叫乔安娜.拉文克劳。”并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拉文克劳?那……”詹姆目瞪口呆。“对的,罗伊娜.拉文克劳就是我的祖先。”乔安娜平静的接上了他的话,“再见。”她转身就打算推门出去,可这时恰好走进来一个长头发,灰眼睛,长的非常俊气的男孩走了进来,两人撞在一起,都摔倒在地上,乔安娜赶紧站起来,对地上的男孩伸出了手:“没事吧,对不起,我没注意,害得你摔跤了,不疼吧?”

地上的男孩淡淡一笑,抓住她的手站了起来,:“谢谢,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小姐你没事吧?”乔安娜摇摇头:“没事的,那么,再见,后会有期。”她对着那男孩微笑了一下,转身就走了。那男孩对着乔安娜的背影,若有所思,这时詹姆波特在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撸了撸自己本来就很乱的头发:“呵呵,乔安娜很漂亮吧?我叫詹姆.波特,你呢?”

古灵阁巫师银行里,台子后面坐着许许多多的妖精,有的正在登记着什么,有的正在称一堆堆的金加隆。莱亚找了一处没什么人的,对着那妖精说:“乔安娜.拉文克劳小姐来取她的金子。”那妖精从一堆堆羊皮纸中抬起头,平静的说:“乔安娜小姐的钥匙带了没有?”莱亚从他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把金色的钥匙,递给了那妖精,那妖精看了一眼:“贵宾级712号仓库,拉环,带他们去。”

穿梭于地下的小车窜来窜去,本来还想记路的乔安娜一会就放弃了,这路复杂的简直让人头晕,下车的时候,饶是乔安娜有前世的身体素质也忍不住想吐。

拉环从莱亚手中拿过钥匙,打开了门,只见里面的金加隆,银西可铜纳特堆积如山还有一些宝石、项链、金杯之类的珍宝,金闪闪的,闪的乔安娜眼睛好痛,她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莱亚,意思是:这是干什么?莱亚解释说:“女主人说了,这个金库以后就是小姐您的私人金库,作为去霍格沃茨的礼物,以后让您自己学会理财。”乔安娜点点头。但心里还是喜滋滋的:拉文克劳家真有钱啊!莱亚忽然走进了金库,从里面拿出一本古老的书籍,布满灰尘的封面上写着:《魔药大全》 作者一栏赫然写着:萨拉查.斯莱特林。莱亚轻轻的说道:“女主人让小姐好好保管这本书,也仔仔细细去学习,这本书是一千多年前萨拉查.斯莱特林亲笔所著并送给罗伊娜.拉文克劳的,现在仅此一本。其他的都失传了。”

买完东西后,乔安娜和家养小精灵莱亚用飞路粉回到了家里。当乔安娜灰头土脸的从家中壁炉里爬出来,狠狠的吐槽了一下飞路粉:这降落的地方可真是有趣,偏偏是壁炉,都快成煤炭了。她赶紧回自己的房间洗了下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手里拿着新买的魔杖,至于那一堆书本,袍子之类的,她都一股脑儿的都丢到了床上,她现在可没心情来收这些东西,她现在有一堆问题想问海伦。她轻轻的来到了楼下,客厅门是虚掩着的,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一个声音是她的爸爸——萨沙.罗兰。哦不对,应该叫萨沙.拉文克劳更合适些。还有一个声音是妈妈海伦,而剩下的一个嘶哑的声音完全是她没有听到过的。

——“伏地魔先生,拉文克劳家族对您的那些血统论表示没有丝毫的兴趣,虽然我们的确是纯血统家族,但并不代表我们是斯莱特林的血统主义者,至于马尔福家和布莱克家同意了,那是因为他们这些斯莱特林对这个很感兴趣。罗伊娜.拉文克劳当年留下的家训并没有关于血统的东西。现在,请你离开这里”。听得出来,萨沙现在已经很勉强的压住了自己的火气,保持一个贵族的姿态。

“我绝对不允许未来我的女儿乔安娜会加入食死徒,为了那些无谓的血统论。她要去霍格沃茨,成为一名优秀的学生,继承家族的产业,寻找自己的爱情。”相比之下,海伦就显得愤怒多了。乔安娜心里流过一丝暖流,妈妈是那么想要自己好,她突然有些庆幸,幸好她转生在了拉文克劳家,有海伦这么个善良的妈妈,而不是沃尔布加似的女人。

“好,看来拉文克劳先生及夫人不是那么欢迎伟大的伏地魔的到来,那我就先告辞了,后会有期。”伏地魔阴冷的声音响起,似乎把最后四个字咬的很重。

门被伏地魔推开,他看了看在门口的乔安娜,蛇一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这么好的魔法天赋,简直和布莱克家的长子不相上下……”乔安娜饶是看过电影也被伏地魔的外表吓了一跳,她努力镇定下来:“谢谢伏地魔先生的夸奖,让我有幸能与小天狼星.布莱克相提并论,不过现在,恕我直言,先生,您该走了。”她的语气是那么冷漠,眼神里也透过一丝杀机,她现在很想杀了这个人,但她知道她不能,伏地魔的法力远远不是她和萨沙海伦可以抗衡的,或许只有邓布利多可以做到。“可惜不识好歹。”伏地魔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他一下子消失了。

萨沙和海伦也看到了乔安娜,萨沙招招手,意思让她进来:“你都听到了?”萨沙问。“嗯。”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了,”乔安娜平静的说,“我在买魔杖的时候,奥利凡德先生告诉我了。但我好奇的是,为什么之前的十一年你们都不告诉我?隐藏又有什么意义呢?”

“拉文克劳家有个规矩,只有后人在年满十一周岁并将进入魔法学校读书时才能告诉她。这样是为了让后人们不以自己是罗伊娜.拉文克劳的后代而沾沾自喜,进入霍格沃茨时告诉你们,是为了让你们知道自己的祖先,要让你们有责任感和荣耀感。不过奥利凡德先告诉你了,你跟我来,有些事情,也的确该告诉你了。”萨沙站了起来,兀自朝一个地方走去,乔安娜赶忙跟了上去,海伦叹了一口气,小天狼星原创女主也跟了过去。

他们来到了萨沙和海伦的房间,萨沙在房间里的书架前停住了脚步,在书架的角落里抽出一本烫金的魔法书,书架一下子“轰隆隆”的往两侧打开,出现了一个密道,密道里点耀眼的灯,墙壁上挂满了布满灰尘的壁画:“这些都是历代拉文克劳家族家主的画像。”海伦解释说,而萨沙则给这些画像都来了个“清理一新”。

“嘿,我年轻的后人,又带年满十一周岁的孩子进来了?”一个穿着中世纪服装的人在画像里问。

“是的,这是乔安娜.拉文克劳,我的女儿,德奥萨前辈,上次见到您,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吧?二十四年了,好久不见。”萨沙笑着说。乔安娜看了一下画像,角落里写着:德奥萨.拉文克劳 1567—1655。于1587—1612年担任傲罗;1612—1630担任霍格沃茨魔咒课教师兼拉文克劳院长;1630—1652担任霍格沃茨校长。看到这个,乔安娜一下子对这个人肃然起敬。

又经过了许许多多的画像,直到——在长廊的尽头,是一个肖像口,而肖像上的人赫然是罗伊娜.拉文克劳,画像上的她很美丽,褐色的,颜色和所有拉文克劳一样的头发披在脑后脸上带着端庄的神情,听到脚步声,她睁开了双眼:“哦萨沙,你又来了,多少年了?上次你还只是个小娃娃呢,现在,你都有女儿了。哦这位是你的妻子吧,很漂亮。”海伦的脸就像小女孩一样红了。罗伊娜随后又把视线转移到乔安娜身上,突然,她一下子瞪圆了眼:“这么优秀的魔法天赋、这么聪明的孩子?简直是百年不遇的奇才,前段日子菲尼亚斯.奈杰勒斯还在和我说他的后辈里出现了一个魔法天才小天狼星.布莱克,现在看来,乔安娜也不差于小天狼星。好,非常好。”乔安娜尽管心理年龄20+,但被史上最伟大的女巫这样一夸,也红了脸:“谢谢您,罗伊娜前辈。”

“不客气。“罗伊娜微笑着回应,“好了,我想你们可以进去了。”说着她就让开了道路。

进去以后,乔安娜发现自己被震撼到了,白色大理石布置的大厅的两旁全是一排排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中间是一个雄鹰雕塑的喷泉,里面满是清澈的水。萨沙带着乔安娜和海伦一直往里走,走到一面高大的帷帐前,帷帐的顶端赫然写着:

下面有着许许多多人名,许多金光闪闪的线将他们连在一起,而家谱的最底下,一股双金线将萨沙.拉文克劳和海伦.罗兰连在了一起,径直延向乔安娜.拉文克劳。

乔安娜发呆了良久,突然问道:“爸爸,拉文克劳家族,追求血统纯洁么?”因为在《哈利.波特》里,小天狼星的父母沃尔布加和奥赖恩还有布莱克家族的绝大部分人都十分在乎血统的纯正。萨沙轻笑:“拉文克劳家族不像马尔福家,布莱克家,莱斯特兰奇家似的死命的追求什么永远纯洁,你看爸爸的姨父伊利特.利塔就是一个麻瓜出身的巫师,但家族里绝大部分人都是纯血统。”萨沙接着说:还有,这里也是拉文克劳家族的藏书阁,不是拉文克劳家族的人根本进不来。之前海伦给你的那本《魔药大全》就是从这里拿的,以后,你可以随意进来,也可以随意借书,但这些书你一定要好好保管,这里的书有90%都是珍品,知道了吗?”

时间总是过的飞快,暑假剩余的就这样匆匆过去。乔安娜几乎每天都在看书、练习魔法,有时还去了家族的藏书阁查找一些高深的魔法咒语,并在海伦的指导下,学会了飘浮咒、障碍重重、除你武器、清理一新、修复一新、神锋无影、倒挂金钟等等魔咒,学习速度之快让海伦萨沙都大吃一惊。但海伦和萨沙不知道的是,乔安娜还在偷偷练习阿**格斯,看过《哈利.波特》的她知道阿**格斯有多大的重要性,《哈3》里的小天狼星不就是靠着非法的阿**格斯越的狱吗?本来她是想练练三个不可饶恕咒的,但想了想自己的魔力还太过弱小,就先没练了。“学会的东西越多,保命的底牌越多,保命的可能就更大。”她一直深深的记着她前世的养父易铭在她第一天参加“魅”组训练的时候告诉她的话。

九月一日那天,萨沙和海伦送她来到了国王十字车站,他们假装对站台上的城际列车很感兴趣,在那堵墙前面徘徊了一会,趁麻瓜没有人注意的时候,一后退就来到了九又四分之三车站。

和电影里一摸一样,红色的霍格沃茨特快在“呼呼”的冒着蒸汽,家长们正在和自己的孩子告别,猫头鹰的叫声一直就没停过。临上车之前,萨沙蹲下身子,在乔安娜的左脸上亲了一口(乔安娜的脸瞬间红了,毕竟她的心智可是20+的成年人呀):“安娜,以后爸爸妈妈就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了,学校里老师都很好的,校长邓布利多更是当代最伟大的巫师,常联系哟……,”他沉默了一下,“记住,你是罗伊娜.拉文克劳的后裔,一定要给家族争光,你的魔法天赋是无可置疑的,你只需要努力就好。但是无论如何,爸爸妈妈都希望你开心。”

乔安娜心里流过一丝温暖,这一世,她才算体会到了真正的父爱和母爱,前世易铭虽然是她的养父,但不如说教官更为妥当,只一味的让她去参加最艰苦的训练,在他的身上,她从未感到过哪怕一丝的父爱。这一世,她虽然和萨沙海伦相处的时间非常短,但她早已在心里承认了他们是她的父母。

告别了萨沙和海伦,乔安娜拖着行李箱上了火车,找了一个没人的包厢,静静地坐下来掏出一本《霍格沃茨:一段校史》来看,前世,易铭也告诉过她,在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时,对这个地方了解的越多越好。“呜呜——”火车开了,站台上的人越来越小、越来越远,直到驶过拐角消失不见……海伦伸出手搂住了萨沙厚实的肩膀:“萨沙,你说我们的女儿能适应霍格沃茨的生活吗?”萨沙笑笑:“她能的,相信她吧,你没觉得吗,她变了,以前那个任性的小女孩不见了,现在的她成熟稳重,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她一定可以。伏地魔已经蠢蠢欲动了,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不知道我们还可以陪她多久,但是海伦,我们唯一的心愿不就是希望她快乐吗?”

“嘿!美丽的小姐,我们能坐这里吗?其他地方都人满为患了。”熟悉的声音响起。“哦,请随意。这儿没人。”乔安娜正沉迷于书中,头也不抬的回答。咦?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呢?乔安娜突然觉得这声音很熟悉。是……

“喂,乔安娜,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詹姆呀,詹姆.波特!”詹姆气鼓鼓的说,一只手不停的在撸着自己本来就乱蓬蓬的黑发,一边说着又一屁股坐了下来。“喂我说詹姆你能不能不撸你的头发了,头发全掉在我身上了。”一个慵懒的、略显不快的声音响起。正是那天乔安娜在对角巷遇到的男孩。“嗯,你好,乔安娜小姐,我能坐你旁边吗?詹姆斯那边全是头发。”他礼貌的问。乔安娜第一次正经八百的打量他,长长的黑色卷发垂到耳根,灰色的眼睛里闪着温和而放荡不羁的光,极其帅气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哦,请吧,我不介意的,詹姆的头发的确很讨人厌。”乔安娜回过神来,平静的说,并且无视了詹姆发出的不满的嘘声。小天狼星冲詹姆挑衅的笑笑:“哼哼,我说的没错吧,连乔安娜都很讨厌你的头发。”又回过头来,伸出了左手:“嘿,乔安娜你好,我叫小天狼星.布莱克。”乔安娜其实早就知道他是谁了,不过还是友善的伸出手,和他用力的握了一下:“乔安娜.拉文克劳。”

“什么?拉文克劳?那拿到你真的是她的后裔?”一个温和却又不失震惊的声音响起。三个人的视线一下子转到了门口那个穿着朴素的少年身上,那少年尴尬的笑笑:“抱歉打扰了,我叫莱姆斯.卢平。我可以坐这里吗,来晚了,其他地方都人满了。哦对了,还有彼得。”还是热情的詹姆抢先说了话:“你们来吧,坐我这边,对面那两个郎才女貌的的搞得我好孤单,哦对了我是詹姆.波特。”“呃,郎才女貌?这个……”莱姆斯的眼神是那么的怪异。小天狼星马上站起来,把莱姆斯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别听他胡扯,他老是这样。”“喂,你又抢我的人…..”詹姆恶狠狠的瞪了过来,小天狼星也丝毫不退让的瞪了回去,这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搞得莱姆斯和乔安娜怪怪的,而门口的那个矮个子男孩更是尴尬,最后乔安娜看不下去了:“你们两个别瞪了,彼得你坐到詹姆那边去。”彼得才颇显尴尬的坐到了詹姆身边。

詹姆吹了口口哨,撸了撸头发(彼得身上悲催的沾了好多头发):“重新自我介绍

贝拉特里克斯也是个疯子,甚至比我母亲还有疯狂,伏地魔的一句话就让她嫁给了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

纳西莎整日跟她的男友卢修斯.马尔福混在一起,也是个纯血统主义者,比贝拉特里克斯好不到哪里去。

我有贝拉特里克斯的执着,纳西莎的傲慢,安多米达对于自由的向往,有时却又有小雷古勒斯的懦弱。

“小天狼星,不管怎样,你终究流着布莱克家族的血呀……”乔安娜的话老是留在我的耳边,

玩家:詹姆.波特,哈利.波特,赫敏.格兰杰,罗恩.韦斯莱,莱姆斯.卢平,小天狼星.布莱克,卢娜.洛夫古德,西弗勒斯.斯内普,伏地魔,莉莉.伊万斯,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德拉科.马尔福

平民:罗恩韦斯莱,西弗勒斯斯内普,伏地魔【老伏哭,我这个当世最邪恶的巫师竟然是平民,Voctoria(楼主)出来,你是要阿瓦达还是钻心剜骨?】,德拉科马尔福

————————————————————————————————————萌萌哒分界线

哈利、莱姆斯、小天狼星、贝拉特里克斯睁眼,前三位一起怒视贝拉特里克斯。贝拉特里克斯反瞪。

赫敏:贝拉特里克斯和小天狼星本来就有仇恨,指他很正常,马尔福一样,这俩人嫌疑排除,这局直接票掉伏地魔吧!

伏地魔大怒:邓布利多你不许叫我汤姆,叫我伏地魔。对各位的智商我无语了,我平民!

————————————————分割君驾到————————————————

莱姆斯,小天狼星指哈利【哈利吓,你们干什么……小天狼星狡猾眨眼,莱姆斯静静微笑】

邓布利多:由于白狼王自爆,立刻进入天黑。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请问你们要杀的是……

邓布利多【极力忍笑】:狼人请闭眼,守卫请睁眼,你要守护的是……..

邓布利多:女巫请睁眼,今晚…….被杀了,你要救他吗?你要是用毒药吗?

邓布利多自导自演:女巫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请问你要查验身份的是……

赫敏跳:我是女巫,给哈利发银水,波特夫人查到贝拉特里克斯是狼人的晚上救了哈利。

卢娜:我觉得吧,莉莉是预言家,已经坐实,女巫的药也在第二天晚上用过了,所以詹姆守护的小天狼星绝对被杀了,詹姆正好守对了。所以小天狼星暂定为好人。我是猎人,所以说现在确定场上的好人有:詹姆,我,小天狼星,赫敏,哈利。没有身份的是罗恩,马尔福,卢平。先把一个票出去,守卫晚上守赫敏。赫敏晚上从这三个里面毒一个。

马尔福:你们这些**,还有泥巴种,血统背叛者,狼人,我是平民!我去找我爸爸告你们!

邓布利多看了他们一眼,这帮家伙连自己最好的朋友(爸爸)都杀…….

邓布利多:游戏结束,麦戈德里克狼人胜利。狼人分别是哈利,小天狼星,莱姆斯,贝拉特里克斯。

詹姆哀嚎:为什么?场上的掠夺者都是狼,我儿子也是狼!杀掉我的是谁!出来!

楼楼心情很不好,发出去的文老是莫名其妙被度娘吃掉了……谁知道这是为什么。

詹姆吹了口口哨,撸了撸头发(彼得身上悲催的沾了好多头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詹姆.波特,长头发的二货是小天狼星.布莱克,漂亮的女士是乔安娜拉文克劳,你是莱姆斯.卢平,那么你呢?”他看向彼得。“彼得,佩迪鲁。”他怯生生的回答。

几个孩子闹了一会,彼此之间熟悉了很多,就连本来怯生生的彼得也放开了。莱姆斯突然问:“你们觉得自己会去哪个学院?是格兰芬多,拉文克劳,赫奇帕奇还是斯莱特林?”詹姆抢先回答:“当然是格兰芬多啦。”他做了一个举起宝剑的动作,仿佛胸前有无形的宝剑:“格兰芬多,那儿有藏在心底的勇敢。”

“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来这里!”刚下火车,一个粗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站台上,一个巨大的影子,足足有三米多高正在向一些惊慌失措的一年级生招手。“我们过去吧?”詹姆问道。“好。”

“听说这个巨人是霍格沃茨的猎场看守和钥匙保管人鲁伯.海格,身上有二分之一的巨人血统。可他在五十年前打开了斯莱特林密室,导致了一个学生的死亡,还害的霍格沃茨差点关闭。”他们身边的一个金色头发的女生正在大声的说,也不知道海格有没有听见。小天狼星向她投去好奇的一瞥,她马上做了一个自以为完美的笑容,伸出了手:“丽塔.斯基特。”乔安娜看见队伍前面的人已经开始往前走了,拉着小天狼星就走,一边走一边说:“丽塔.斯基特是个非常八卦,大嘴巴的人,以后你还是离她远点吧,要不她制造的舆论就能淹死你了。”她从内心深处就讨厌这个女人,话多的要死,还爱编造一些不存在的东西。

“哦……”小天狼星点了点头,但是还是奇怪的看着乔安娜,意思就是:“你怎么知道?”乔安娜冲他做了个鬼脸,也不说话。

这时,海格的声音又传来:“四人一条船,快点好吗?其他年级的学生都到了。”“嘿小天狼星、乔安娜快过来,我和莱姆斯在这里,彼得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管他了。”一条船上,詹姆正拉着莱姆斯向他们招手,看他上蹿下跳的样子,乔安娜笑出了声。等他们全上了船,船就自动的开了起来,船后的船桨自动划了起来。灯火辉煌的霍格沃茨城堡倒映在水中,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出人意料的,话最多的詹姆都没有说话,他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美景。乔安娜心里轻叹一声:七年之后还会这样安静和谐吗?霍格沃茨城堡的人还能有几个活下来呢?伏地魔,你现在,又在干什么呢……她眼前闪过一丝杀意。

拱门前,一个带着尖尖的巫师帽、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女巫正在等他们,不用说,那肯定是米勒娃.麦格教授。带他们走近,麦格教授才开口:“跨过这些拱门,你们就要进行分院仪式,分院帽将决定你们会去哪个学院,未来你们在学院里好的表现会为学院加分,反之,不好的表现会为学院扣分。现在,跟我进去吧!”

hp萨拉查格兰芬多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